春与愁几许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(一二)秋水镜月,骤雨初歇 [年上1v1],春与愁几许,石器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小钟坐在临街的窗边,对着往来的车与行人发呆,随手摆弄相机。光线的转暗在镜头底下格外分明。黯淡的倦意弥漫,很快也拍不出什么。

隔壁桌的二人反一直持续着无聊的对话。小钟仔细去听,但只听见语声在慵懒的爵士乐里淹没。看起来谁都无心与对方聊太久,可都碍于情面,不打破表面的融洽。

这就是大人的世界吗?

敬亭时不时就向她这边望来,像是求救一般。

小钟不知所措,翻开一本敬亭喜欢的历史杂志。

杂志里说,报纸并非想象中十分的古老事物,它诞生于近世以后,从遍地盛行到被其他媒体取代,只经过一个多世纪。性的解放不过是上世纪以来的事。压抑至极的世界终将溃于蚁穴,去追逐一份无理的狂欢。任何人都应享受性的自由,按照意愿支配自己的身体。运动声势浩大,恋童的精英老白男在弱势方的同意里寻到开脱。想要与学生大胆相恋的女教师,却因一种守旧的淫荡之名,不得不走上自尽的绝路。奇怪的是,女性似乎并未在自身的解放里获得好处。

明明在她所知的世界里,能够信赖的一方大多是女性。班干部的大半、每次考试的前几名都是女生,遇事能挑大梁的也是。同龄人多是独生子女,重男轻女的状况已大有改善。男生总是长不大的模样,油腔滑调,关键时刻掉链子,随年龄见长,总要一个个学会说脏话、打架、看黄片,还当成光荣事迹四处宣扬。

初中时,年段里就有谁与谁上过床的传闻。小钟一直是不信的。贞观却提醒说,涉事的二人天差地别,一个是未来可期的三好学生,一个是坏事做尽的小混混,怎么牵扯到一起?如此私密的事,又怎会轻易传出谣言?谣言的来源一定是当事人。要强的女学霸不会说,那就只能是男生向他的兄弟炫耀——并不是没有先例,这群人连偷摸女生的屁股,都要当成战果共享,聊天记录被扒出来过。

在此之后,即便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为男,她也没法喜欢上任何一个实存的男生,反而对他们引以为傲的男子气概抵触至极。她梦想中的人,应该也不是太过男人的男人。但若如此,说自己取向为男,又在追求什么?难道只是根深蒂固的异性恋思维自欺欺人?

小钟转向缀满挂饰的那面墙,陷入沉思。去年夏天,她将玉山铁二的照片印成海报挂在上面,是《挪威的森林》里倚在窗边抽烟的镜头,背光的角度分外映衬出演员自带的阴柔气质。

她一直以为男性的阴柔并不符合大众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天才神医

纯洁花月夜

一场雨

吻别

死去的老公成剑尊了

桃花露

美人无骨:就要赖上你

苏瓀

极道饿夫

旭日耀阳